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保家卫国 >

情系兵团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保家卫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1969年1月24日组建,同年5月7日正式成立。共有5600名现役军人,职工10.1万,知识青年4.6万人。共15万人。兵团是准军事化部队,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兵团战士是不佩戴领章帽徽的士兵。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家人共有11人在兵团的队伍中,他们和所有的兵团人一样,为开发和保卫祖国北疆,为内蒙古的建设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1938年参加革命,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战士、青年干事、作战参谋、县大队长、营长、副团长。参加过数百次战斗,其中著名的有邯郸战役、百团大战、晋中战役、太原战役父亲(后左)与太谷县委书记、县长、武委会主任、独立营政委1947年在太谷县指挥部留影晋中战役胜利后,太行二分区独三旅第43团主官合影。自左向右:1.政委王世明;2.副团长董儒强;3.团长汪世平等。解放后历任:山西省军区教导团团长;军政干校副校长;第69军副参谋长;六工区主任;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副司令员;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1969年3月父亲董儒强调到兵团任参谋长,后提升为副司令员。主要负责兵团工业建设。1970年4月,国家把在乌拉特前旗的乌拉山脚下,抢建一个化肥厂和一个发电厂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刚组建不久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兵团党委任命董儒强为乌拉山化肥厂、发电厂、两厂基建时期联合指挥部的总指挥。父亲与全体基建人员一起没日没夜的工作着,仅用两个月就建起了厂房。半年就建成了30栋家属平房和24栋单身宿舍。仅此一项为国家节约了60万元的临时设施房,为开创基业打下良好的基础。一年后,井然有序的砖房代替了马架;纯净甘甜的自来水代替了碱水;错落有序的厂房,屹立在荒芜的沙滩;净化的塔群像一个个巨人拔地而起。一座直插云天的造粒塔,似一位古代神话的大力神,坐落在厂区中央,一个现代化的氮肥企业已初具规模。这张照片拍摄于1970年内蒙党校司令部大楼前。照片中(左1)副政委王前(左2)参谋长董儒强 正中是政委倪子文(右2)副司令员朱世钧(右1)后勤部副部长郭贤。1973年参加自治区工业先进代表大会期间,董儒强(中)与兵团代表们交谈。兵团刚组建时只有5个小厂,年产值533万元,到1975年已有大小厂矿41个,产值达3100多万元,能够生产中成药、农药、化肥、拖车、阀门、农机配件、混纺布、棉纱、平板玻璃、砂糖、煤、电、半导体元件等 30多种工业品,有的还填补了自治区的空白。这里面饱含着父亲多少心血!兵团撤销后,时任内蒙古一把手的尤太忠上将,要董儒强留在内蒙主管工业,父亲不愿意脱军装,后被安排在内蒙古军区负责后勤工作。1969年,为了支持父亲工作,母亲辞去了内地安稳的工作来到内蒙,从舒适的套房搬进了兵团司令部所在地,内蒙党校的筒子楼。当母亲得知有很多随军家属都没有工作后,辞掉了所长的职务。在父亲的支持下带领家属们开办了一个制药厂。从一口大锅,一辆小推车白手起家。母亲当厂长期间,兵团药厂最显赫的成绩就是研制生产出了《正北芪蜂王浆》,这是我国最早的保健品。此药一上市就打入香港市场。内蒙电视台还专门采访了母亲。年近八旬的姥姥还为蜂王浆做了广告,第一次上了电视。董儒强离休后,1985年1986年先后应邀参加了乌拉山发电厂、化肥厂庆祝活动。作为两厂基建时期的总指挥,他对这两个工厂有着很深的感情,亲自撰写发言稿,两个工厂厂庆大会上都作了发言。这张照片拍摄于1985年,时任乌拉山发电厂党委书记黄宗福(右2)陪同董儒强(右3)到电厂参加厂庆时,在电厂宿舍外与内蒙电管局副局长马正科(左2)及夫人合影。两侧站立者是电厂职工王春汉夫妇。1985年厂庆期间,父亲董儒强和与会者乘船在当年工作战斗过的乌梁素海留影。2017年,曾经是兵团战士的我的三姐和小妹,到磴口内蒙生产建设兵团博物馆捐赠父亲在兵团时用过的物品。董兰平、董利平与磴口县文体广电局局长王维清(左3),兵团战士秦子敬(左1)以及农场办公室主任等人在博物馆大厅合影留念。

本文链接:http://bdautocare.com/baojiaweiguo/165.html